Menu

中国社会观察

Blog Component

绿色发展:北京到底是排头兵还是后进生?

December 30, 2017

德国之声 2017-12-26

中国首次公布“绿色发展指数”,体现各省级地方政府在推进环保项目方面的排名。名列第一的城市是首都北京,而在同一份报告的公众满意度调查中,北京名列倒数第二。

中国北方很多城市省份为了治理雾霾污染加快了对冬季取暖的改造进程,一时间从城市到乡村纷纷启动“煤改气”和“煤改电”。但由于改造速度过快,导致天然气供应短缺。德国人到了冬天采取什么样的取暖方式呢?是否有成熟的经验值得借鉴呢? (16.12.2017)

 

其中,一向深受雾霾等污染现象困扰的北京排在第一位,尤为引人注目。而环绕北京的河北省则排名20,路透社报道指出,该省境内多个城市的空气质量在世界范围内都处于最差级别。

今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表示,到2020年前大力治理空气污染。中国政府誓言今年冬季减少28个北方城市的空气污染。

按照官方说法,绿色发展指数按照6个方面综合计算,分别是资源利用、环境治理、环境质量、生态保护、增长质量和绿色生活。另外,公众满意程度则进行单独评价与分析。

在公众满意度排名中,北京排在倒数第二,仅仅高于河北。而在"绿色发展指数"中排名靠后的西藏,却在公众满意度排名中高居第一。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排名落差?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表示,绿色发展指数是客观评价结果,依据各部门提供的统计数据来评估各地区上一年度生态文明建设进展总体情况;公众满意程度则为主观调查指标,通过国家统计局组织的抽样调查来反映公众对生态环境的满意程度。两者反映的侧重点不同。

宁吉喆表示,"公众满意程度"与"环境质量指数"更体现出相关性。他透露,今后每年都将进行生态文明建设年度评估。

治理雾霾 经济受影响

近年来,北京等中国特大城市的空气污染成为公众日益担忧的话题。在冬季雾霾多发期,时常出现连续多日空气污染指数高出限值数倍的情况。中国当局也已经出台多项措施来治理空气污染。

 

中国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北方地区供暖“煤改气”

就在今年12月17日,中国政府发布了《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提出要力争在五年时间内,基本实现雾霾严重化城市地区的散煤供暖清洁化,并且要在北方重点地区进行冬季清洁供暖"煤改气"气源保障。2013年至今,中国北方已经有300万居民的住宅进行了供暖设施改造,使用天然气采暖代替燃煤。

然而今年秋冬季,不少"煤改气"地区出现了天然气告急的现象,不少住宅以及学校教室都出现了供暖不足的情况。为应对这一短缺状况,中国政府已经协调中石油等国有企业从南方调动天然气运往北方地区。此外还采取限制工业用气、保证民众采暖需求的做法。

这一应急措施也导致不少工业部门因能源不足而被迫减产甚至停产。就在12月中旬,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宣布,由于不可抗力,该公司不得不违反从其位于中国西部城市重庆的大型工厂发货的合同。

而在今年10月,中国官方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也显着下滑。分析人士认为,当局加大对空气污染治理力度导致许多企业减产是一个重要原因。

文山/石涛/雨涵/(路透社等)

说好的青山绿水呢?

December 30, 2017

人也赶了,炉子也砸了,厂子也封了,说好的青山绿水呢?

上午2:46 - 2017年12月29日

(Sephiroth‏ @ShinRa_ElectPow)

法广 | 不敌中国抵制萨德 乐天最终放弃在华超市业务

December 29, 2017

作者 夏榕 发表时间 15-09-2017 10:59

图为中国网络关于中小学生也被动员抵制乐天的宣传照片网络照片

法新社首尔消息,韩国零售业龙头乐天集团今天(9月15日)宣布将出售在华超市乐天玛特。报道说,最近六个月来,因美国在韩部署“萨德”乐天供地的影响,中国乐天玛特超市受到抵制,业绩惨淡,112家店面中的87家也被迫关门。此前,乐天多次澄清和否认不会将乐天玛特撤离中国,但“前路渺茫”最终决定转让乐天玛特部分至所有在华门店。

乐天集团一位发言人对法新社说:“我们决定出售乐天玛特是因为超市业务从一段时间开始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他接着说:“但公司尚未裁决是出售部分还是全部在华据点。”

据今天来自财经界的消息,乐天集团最近决定转让乐天玛特在华门店。8月底,乐天玛特为摆脱经营困局,决定出资3亿美元,对中国区乐天玛特进行第二轮紧急“输血”,当时乐天集团就已暗中考虑出售中国乐天玛特的可能性以及由谁接盘。

另外,在本月3日朝鲜实施第六次核试验后,乐天领导层决定推进超市业务转让。一名消息人士对韩联社透露,平壤核试后,“萨德”剩余发射车部署板上钉钉,韩中关系或将进一步趋冷,在此情况下,乐天作出了撤资决定。

目前,包括零售(乐天百货、乐天玛特)、食品(乐天制果和乐天七星)、旅游服务(乐天酒店、乐天免税店和乐天影城)等在内,乐天进军中国的子公司共有22家,在华投入8万亿韩元,尤其是乐天在沈阳推进的乐天城项目共耗资3万亿韩元。但去年11月,该项目以有消防隐患为由被叫停。投资1万亿韩元并计划2019年竣工的成都乐天广场建设项目也同样面临困境。

韩联社还指出,随着乐天玛特已敲定转让后,乐天在华业务或将陷入更大的困境。据相关人士表示,之前乐天未能轻易决定出售乐天玛特,也是担心给投入巨资的其他项目带来负面影响,但既已决定撤资,中方可能还会加紧抵制,乐天在华投资的8万亿韩元(约合6亿欧元)项目可能全线崩盘。

德国之声专访:房地产税已在路上!你怕了没?

December 28, 2017
  • 日期 27.12.2017
  • 作者 洪沙

中国财政部部长肖捷近日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提及社会高度敏感的“房产税”问题,表示将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有观点认为,中国有产者将面临被“剪羊毛”。就此问题德国之声采访了中国经济学者沈凌。

 

德国之声:中国政府考虑征收房地产税的目的是什么?

沈凌:最近这些年,中国中产阶层大部分家庭财富主要就体现在房子上。所以只要政府在这方面有风吹草动,下面就会一片哗然,讨论得非常激烈。有关征收房地产税(在中国)已经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征收的目的是什么?说法有很多。比方说,有很多学者认为,到目前为止中国执行的70年土地使用权制度可以让地方政府寅支卯粮,把未来的钱都收完了。但是未来的土地越来越少,地方政府公共开支的钱就没有着落了,所以希望能找到新的税收来源。另外还有一些观点认为,最近十几年、二十几年房价一直难以抑制,涨得非常快,希望能通过开征房地产税抑制房价。各种说法很多,我想,从实际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开征房产税一定是给政府增加财政收入。而最近一段时间,从地方政府收支两方面情况来看,地方债务已经形成很大的数字,也成为中国现在需要严正面对的一个严重问题。增加一个税源,增加地方政府的一个收入来源,肯定有助于解决地方债务问题。我觉得这是政府做出的一个非常现实的考虑。

雄安尚是概念 房价业已疯狂

“副首都”消息一出 雄安楼市“疯”了

北京官方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才传出不过两三天的时间,雄安尚且是个概念股,但新区三县的房地产已经坐地起价。

德国之声:如果房地产税在中国一旦征收,那么在老百姓当中谁喜谁忧呢?

沈凌:房地产税是一个非常大的步骤,这可能是对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成果的征税,因为所有家庭财富的70%、80%都体现在房子上。但是现在中国社会财富分配非常得不平均,财富集中在一部分人的手中。如果开征房产税,表面上看,肯定是有产者受打击越大,如果有5、6套房,税率可能会更高。但实质上所有的经济逻辑都是互相关联的。如果对多套房征税,实际上就是对出租房征税。对出租房征税,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肯定是房客和房东分摊。究竟是房客分摊得多,还是房东分摊得多,这取决于市场情况,取决于是供大于求还是求大于供,还是供求平衡。现在有一些人没有房子,所以认为房地产税与己无关甚至幸灾乐祸,实际上对于北京、上海这类一线城市未来还会吸纳大量的新增人口,按照这样的趋势来分析,至少在短期来看,(房地产)刚性需求仍会存在,搞不好大部分税负还是会落在房客头上。

沈凌

德国之声:如此来看,房地产税其实并不能起到平抑或者压低房价的作用。

沈凌:开征房产税可以压低房价的看法是一种误解。我认为,就算征收房地产税能产生这样的效应,也不能为了压低房价而去开征一个新的税种。因为房价、黄金价格或者股市指数高低都是投资品,价格在市场的情况下波动。如果新开征一个税种在短期内能够对房价起到抑制作用,难道等到房价跌下来之后再重新取消它吗?税都是开征容易取消难,没有哪个政府可以轻易地取消一种税。政府一旦习惯于一个税收收入,就没办法取消了。如果是从抑制一个投资品的价格着手去征收一个新的税种,我相信这从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德国之声:您预测最早什么时候房地产税会在中国立法且实施?

沈凌:有关征收房地产税的讨论至少进行了10年了。房价一涨就有人说,为什么政府不参考德国、美国的经验开征房地产税。不过这一次可能会比较正式地讨论。因为今年召开的十九大上明确提出住房市场要进行长效机制的改革,也把房地产税的步骤也说出来了,就是要"立法先行"。也就是说要通过人大的广泛讨论,而不是国务院的哪个条例就把这个事情完成了。所以开征房地产税可能会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但是具体到税种落地、征收,我想还会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沈凌,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现执教于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经济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被“驱逐”的孩子 | 纽约时报中文网

December 28, 2017

作者:赫海威, IRIS ZHAO

北京——来自中国农村的卡车司机丁飞(音)在一个拥挤不堪的农民工社区里找到了一所学校后非常高兴,他觉得自己七岁的女儿可以在这所学校里茁壮成长。他以为,儿女终于能学习认字、写字了,也许还会像孩她妈希望的那样,有可能当医生或护士。

然而,政府进行了干预。在上个月的一个寒冷日子里,北京官员告诉家长和老师,这所学校不安全,而且是非法办学。在几小时里,这所为来自农村地区的200多名学生服务的学校被关闭了,还被标上了“拆”字。

北京正在展开一次最近历史上最激烈的驱逐农民工行动,政府已将成千上万的人赶出了住所把整个社区夷为平地,场景让人想起战争的破坏。维权人士说,驱逐行动也在越来越多地针对几十所为农民工家庭服务的自发性学校,在那里上学的孩子们已经生活在社会的边缘。

这些学校处于教育的一个灰色地带,它们通常没有执照,学校里的老师与上他们课的学生所在的家庭一样,没有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官方许可。教育工作者说,今年已有十多所这种学校被关闭或拆除,学校通常只在几天前才得到通知,这已让多达1.5万名儿童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这些孩子中的很多人还不到12岁。

这种行动,让农民工希望过更美好生活的梦想,与执政的共产党有秩序的死板社会的专制愿景,发生了碰撞。

“我的中国梦是让我的家人过上幸福健康的生活,而不用担心我的孩子是否有学上,”丁飞说,他的家人在过去一个月里已经两次被赶出家门。“政府根本不想让我们在这里再呆下去。”

 

石景山黄庄学校的一堂语文课。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越来越多的来自贫困农村地区的人进城打工,城市的基础设施和社会服务面临日益沉重的负担,中国各地的城市都开展了类似的行动。为了将农民工赶走,中国的城市大都不让他们享受诸如社保医疗和公立学校这样的福利。

但是,农民工为了找到更高收入的工作仍不断涌入城市,通常是带着家人一起来。他们的孩子不得不去上私人经营的便宜学校,这些学校可能常会受到教学质量差、资金不足,以及设施陈旧的妨碍。学校的老师通常没有正式的资质,也很少使用标准化的教学大纲。

中国城市中有2亿多外来人口,其中包括约3800万儿童,专家说,这些儿童在得到良好的教育上面临巨大的障碍。

在北京,一个由100多家民营的农民工学校组成的庞大网络为几十万名学生提供服务,而这些学校往往是农民工子女的唯一选择。(政府不公布有关的具体数字。)

 

北京市政府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关闭了数十所农民工学校。但是,这次行动是人们最近记忆中最严厉的一次,这次行动不仅针对临时性的学校,也针对已享有声誉的学校。

上个月底,三十多名保安人员出现在北京北郊的英博幼儿园门外,强迫学生和老师离开校园。据工作人员说,政府称该幼儿园非法经营。消防员们一间接一间地封闭了教室。

校园被封之后,这家幼儿园搬到北京的另一个地方运行,但幼儿园的教育工作者表示,许多家庭已返回自己的老家,或彻底让他们的孩子从幼儿园退学。

 

在学校的升旗仪式上,家长和老师们罕见地发表公开信,谴责将学校关闭的计划。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政府从未向我们做过任何解释,”英博创始人王海(音)说。

倡导农民工权益的人说,关闭这些学校是一个致命打击,可能会在中国经济向高技术产业转型的过程中,把一个社会层次整体地甩在后面。

“这基本上是在毁掉整整一代儿童,”在美国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研究中国城乡差别的教授陈金永(Kam Wing Chan)说。

 

关闭学校可能也会加大积累已久的不满情绪。北京目前的近2200万居民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是农民工,他们中的许多人对自己被当作二等公民对待表示愤怒。倡导农民工权益的人说,农民工的孩子们将在一个本质上的隔离社会长大。

“这些孩子们可能会发现,他们只能找到那些与自己父母被迫从事的工作相同的低工资、不安全、通常有危险的工作,”总部设在香港的维权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ur Bulletin)的发言人郭展睿(Geoffrey Crothall)说。“这只会加深他们的愤恨和被社会排斥的感觉。”

北京南边的石景山黄庄学校已被勒令在下个月停课,这里的家长和老师们为了让学校继续办下去,采取了一种罕见做法,他们发表了一封谴责该决定的公开信。这所2005年开办的学校现有1500多名学生。

“教育应该是公平和平等的,”滕春兰(音)说,她六岁的儿子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们这些农民工违反了哪条法律?”

该校语文老师盛英(音)说,被驱逐的威胁让工作人员和学生感到痛苦不堪。她说,一辆推土机在上课的时候出现在学校外面,只是在学校保安人员将其挡住之后,才掉头开走。她说,许多工作人员当时都哭了。

 

父母接送孩子。这所学校于2005年开办,现有1500多名学生。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盛英说,政府应该为保障农民工子女的福祉做更多的事情,尤其是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今年10月召开的中共重要会议上承诺,更多地关注农村学生的困境之后。

 

“太残酷了,”盛英说。“孩子们看到周围的东西都在被拆毁。我们不得不让他们放下心来,告诉他们我们的学校能继续下去。”

该校二年级的学生李红波(音)担心,自己将不得不返回老家,因为他的父母已经失业,正面临被驱逐的困境。“我会想念这里的朋友,”他说。

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源于名为“户口”的中国户籍制度,毛泽东时代起实行的户口制度,一直是一个管理人口流动的手段。这个制度让来自农村的人很难把自己的合法居住地变为城市,即使他们在城里生活、工作。他们的孩子即使在城市出生,也保留着父母原来的农村户口。

许多农民工家庭已经在北京生活了多年,他们不愿意把孩子送回缺乏现代教育和医疗设施的农村地区。

北京大学研究人员宋英全(音)发现,返回老家的农民工子女,与那些在农村长大的孩子相比,有更高的患抑郁症、受虐待和辍学的风险。

“把农民工这样赶走是不对的,”宋英全说。“我们应该让他们有机会在城市里追寻自己的梦想,不管他们来自什么样的家庭背景。”

 

国旗在学校的院子里飘扬。一名研究中国城乡差距的华盛顿大学教授说,打击为移民开设的学校“基本上是毁掉整整一代孩童”。 BRYAN DENTO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由于担心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中共一直试图限制外界对大城市驱赶农民工做法的批评。地方官员为他们的做法辩护,说那是提高安全措施和淘汰低档学校的一种方法。

 

已经有迹象表明有组织抵制这种行动的努力。在北方省份陕西,数百名家长最近抗议了一项让农民工子女入学变得更难的新规定。

在南部城市福州的湛北(音)小学,家长和教育工作者指责政府虐待儿童,因为政府为了迫使学校关门,停掉了热水和电力供应。

“这是一种犯罪行为,”校长许济源(音)在电话中说。“我们这里的是活生生的小生命。你切断了他们的水电供应,你想让他们有什么样的感受?他们长大后会怎么看这个国家?”

丁家人——包括9岁的妙可(音)、7岁的姗姗(音),和3岁的天宇(音)——现在住在北京南郊的一个被推土机清空的社区里。他们睡在一间拥挤的屋子里,每月租金1500元,没有暖气,只有断断续续的供电。

姗姗说,学校被拆后,自己呆在家很无聊,她想念她的朋友。她已三次被迫重上幼儿园大班。现在她整天看卡通片,还养了一只玩宠乌龟。

今年秋天,这个家庭又遭受了一次打击,他们得知石景山黄庄学校可能也要关门。妙可是那里的二年级学生。

丁飞外出工作时,孩子的母亲方娟(音)在家照料孩子,她现在生活在恐怖之中,深怕看到以“拆”字形式出现的又一个驱逐通知。被指定要拆除的建筑物外都涂上“拆”字。

“我刚来北京的时候特别高兴,”她说。“现在我担心,我要被赶回老家去了。”
 

—— 原载: 纽约时报中文网
纵览中国网站刊登日期: Monday, December 25, 2017

安德烈:毛诞日的风波和闹剧

December 28, 2017

法广发表时间 27-12-2017   23:43

今年12月26日毛诞日 闹出了一点声响,有闹剧,有风波,也有几近于公开的挑战。有些观察者指出,一些舆论总是习惯性的觉得毛诞日有官方推动的背景,若从今年发生的情形来看,民间主动做的背景似乎大于官方背景。对官方来说,毛诞日,庆祝也罢,不庆也罢, 越来越成为一块烫手的山芋。

毛诞日上演了几出剧,在毛泽东的诞生地韶山,数万名拥毛者前往庆祝,他们挥舞红旗,手捧鲜花,同吃寿面,在毛泽东铜像前跪拜叩头,在广场上合唱东方红。据熟悉这一庆祝场面的人说,这是地方当局允许出现的局面,前两年,许多人来韶山烧香磕头烧纸曾让当局头疼,当局宁肯让拥毛者唱红歌也不愿看到疑似拜神祭鬼的场面。

不过,当局并不愿意看到毛派或者崇毛者把事情做大,而且一旦有做大的矛头尤其带有组织性质的就毫不留情地打压。,中国网络流传着一个署名田丽君的申请人向河北张家口桥东区警方申,希望在12月20日在该区胜利北路帝达购物广场举行悼念毛泽东纪念会,但当局以这项活动“将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阻止纪念。

法新社周三发表的一则消息,题为“一名拥毛者在毛的国度被关押”,说的是去年北大毕业的学者张云帆,因为上月在广州一所大学举办一场读书会,会上讨论当局对极左派的态度,结果被警方带走,现在被证实当局在没有任何审判的情况下,以“干扰社会秩序”的名义判处张云帆拘押六个月。星期天,已有350人签名声援张云帆,大部分是学者,包括著名的毛派人物孔庆东,司马平邦等人,也有自由派学者于建嵘、张千帆等人。

如果说前面都是与纪念毛泽东或毛思想有关的活动的人和事,都有官方出面阻拦甚至镇压,毛诞日还发生了一件很稀罕的事情。河南文明办公室官方微博在12月26日不谈毛泽东,却大谈1991年同一天苏联的正式解体。微博虽短,写的颇有声色:“某人”的出生“微不足道“,“乌托邦帝国的崩溃“才是大事。

河南文明办官方微博当日发文谈”历史上的今天“,1991年12月2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并宣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正式解散,文章接着写道:”这一天,某一个个人出生来到这个世界,也许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一个庞大的乌托邦帝国彻底崩溃、垮台,这才是人类历史记住的“。

在一些自由媒体上可看到网民对此一官方微博公诸于世的惊讶。但在官媒上,这一短文很快遭到围攻,人民日报率先发动,并质问,”且不论今天是什么日子,作为意识形态的文选部门,这样的言论是否合适?“随后,在许多官媒后面跟随的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抨击和咒骂,熟悉这套的网民指出,显然是有组织的网络围攻。

以上可以看出,官方对毛诞日或者对毛的态度有两种处置手段,或打压,或围攻,左右都不是。拥毛也不好,轻视毛也不对。当局既然对申请举办追思会,或者研讨当局对毛派态度的人进行打压甚至关押,为什么河南文明办的官方微博最后也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波?河南省委要求对此严肃处理,河南文明办发表致歉声明,值班编辑勒令停职等等。有些网民嘲讽不久前率领众官瞻仰习近平种过的一棵桐树的河南省委书记,“望树书记”的官运从此恐怕有了问题?

有人分析,官方打压纪念毛的活动其实不难解释,因为严防组织化的行动是共产党的常态,只要是有组织的行动,即使是拥毛的左派,都会遭到打压,这可能解释了张云帆遭拘押的原因。

不过,也有的分析认为,现在是习近平正在走向神坛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唯我独大,唯习独尊,习或者习的追随者不愿看到民众过分地崇拜毛泽东,让毛的阴魂覆盖。

另外一面就是当局从拥毛大军里发现的另外一种情形,许多人怀念毛时代,是怀念毛时代的平均主义,对当下红色资本主义痛恨有加,这种怒和怨其实矛头对准的是执政者。当局担心他们借着崇毛怨声载道。

毛诞日,当局也不安。

裴毅然:大陆怪事(一)

December 28, 2017

一、內鬼迎李鬼

為提高GDP以彰政績獲得提拔,內地三四線城市凡能引來外資,即便過個賬,主政官員亦能獲得提成。如引資落地,成功運作,不但土地價格飛漲,地方政府還能狠撈一筆土地出讓金,GDP十分好看。既得實惠又得政績,「招商引資」一直是各級官員十分關注的「重點工作」。

2008年下半年,一家自稱「韓國現代建設集團」的外企經招商引資,多次與邯鄲政府接洽,經一系列考察、認證,2009年正式簽約〈現代(邯鄲)國際汽車貿易城專案〉。但此後韓國現代集團正式發函,「韓國現代建設集團」乃不折不扣的冒牌李鬼,與他們無任何關係。

但邯鄲市府已為這一專案累積劃撥六個億財政配套補貼,專案最後爛尾,法院查封房產。這場騙局並不複雜,當邯鄲市府組團考察對方公司,人家在現代集團出租的寫字樓「像模像樣」辦公,考察組信以為真。政府一決堤,當地銀行、信託公司、施工企業、融資個人、業主統統被騙,全城陷入「洪澇」。

邯鄲市府被騙,八年後才被媒體曝光,具體損失至今尚未明確公佈。至於誰應負責,更是無人追究,大概一如既往的「集體負責」。 href="#_ftn1" [1]

二、無法撲滅的傳銷

1998年4月21日,中共政府全面禁止傳銷,下達《關於禁止傳銷經營活動的通知》。反傳銷快20年了,無論電視、報刊再怎麼宣傳、教育、勸誡,就是無法阻遏一茬茬傳銷組織。2012年,全國大小傳銷組織超過三千個,參傳人員1200萬,分佈20多省區。前幾年主要集中在南方,現在移師中西部、華北,東北也氾濫成災。 href="#_ftn2" [2]

一個傳銷組織原在合肥,移師西安,以西部大開發為名,以1040“陽光工程”為名,租居西安一個中高檔小園,半年即發展至數百人;最低進入門檻3800元(無權發展下線),拉到69800元(立即提成一萬)。一個青年傳銷參與者說:能掙到錢的就是對的。等到升至「老總」,都知道就是騙人的傳銷,但已進來,自己有投入,也掙到錢。即「明白了,也殘廢了」。

說到底,中國人還是窮呵!急呵!不僅經濟上遠遠「革命尚未成功」,道德上更是「一切還沒開始」!在歐美絕對會遭到普遍抵制的「欺騙」,竟在大陸屢禁不絕,而且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三、「陸民」素質

中共秉國近七十年,14億國人90%都「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按說早該培養出兩三代「共產主義新人」,至少應該有「社會主義覺悟」,可事實是陸民素質遠低於「萬惡資本主義」的港臺,更不用說歐美發達國家了。

據2002年《北京日報》,北京工業大學仿習人家歐美愛心項目,推出无人售报,丢报严重,六周亏损近千元。2016年9月底,上海西康路一家飯店引進歐美「分享冰箱」模式,每天將飯店提供的25份炒菜、一些企業提供的即將過期的月餅、點心,擺放在門口冰箱,供附近流浪者、貧困人員免費領取。兩個多月運行下來,「一人多拿」成為愛心冰箱能否繼續的最大難題。

「分享食物」(包括搬家時留下用具),在歐美已十分常見,既減少浪費,又營造溫暖社會氛圍。德國、西班牙都有此類「愛心冰箱」。居民們將家中多余的水果蔬菜、牛奶面包放入室外冰箱,提供可需要者免費拿取。

然而上海西康路的「愛心冰箱」,店員放入冰箱的食物,五分鐘就被一掃而空。不少附近居民算好時間,拎著袋子過來裝食物。報道此事的記者分析原因:「愛心冰箱」遭遇水土不服,主要是未考慮部分國人的心態,這部分國人成長于物資緊缺時代,已習慣「不拿白不拿」,超市便宜幾毛錢的雞蛋也會去爭搶,更不要說免費食品。這部分人為「節約」而白拿愛心食品,致使「愛心冰箱」無法服務于真正的需要者。「偉大的社會主義」只能培養出如此這般的新一代公民,「東風」還拿什么去壓倒人家「西風」? href="#_ftn3" [3]

四、貪官最擔心的

「六四」民諺:

如今當官的,挨個殺,有冤枉的;隔著個兒殺,有漏網的。

不靠民主分權監督制腐,難道能指望「黨的教育」與「階級覺悟」麼?事實上,越打越多的絕大多數落馬貪官均來自狗咬狗的「堡壘從內部攻破」,或行賄者精心保管的「備忘錄」、「流水賬」,很少出自制度性檢查。若無「人民內部矛盾」——不是行賄者攀咬便是情婦的大義滅親,甚或小偷「肅貪」(抓到把柄或勒索或揭發),「無產階級專政的鐵拳」便不可能落在這些貪官汙吏身上。

所有尚未東窗事發的貪官,最擔心的就是知情者「進去」,最害怕的「牢里人」的揭发,尤其判了死刑的,为保命会一个劲猛揭發。

47歲的北京富商夏克明雇兇殺了八人並分屍(包括老婆與情人)。2008年底,夏克明與其弟等四人一審死刑,夏克明開始檢舉揭發,「拎」出天津新港海關副關長胡叢華百萬受賄案。因檢舉有關,夏克明一直未執行死刑。一方要保命,一方正好「擠牙膏」,那些與此犯有涉但仍未「事發」的貪官,每晚肯定睡不著覺——「碧海青天夜夜心」。 href="#_ftn4" [4]

浙江東陽億萬富姐吳英在看守所裏檢舉17名官員和銀行頭頭,東陽市府十多名官員先聯名一審法官判處吳英死刑,再請求浙省高院維持原判死刑。

只能靠小偷肃贪、靠「狗咬狗」揭腐,一則則沉重的「紅色笑話」,一幕幕并不輕松的「中共幽默」,能了嗎?何時了?

結語

當然,事物總是量變到質變,各種社會矛盾積累到一定程度,等不及中共的「進步」速率,或會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方式完成民主轉型。但目前這段黎明前的黑暗,相當難熬呵!怎麼辦?怎麼辦??有人說:「好好活著,等著看大戲!」

                                         12/27/2017  Princeton

 [1] 王秀寧:〈誰為邯鄲招商騙局負責〉,原載《中國青年報》2017-2-28,《報刊文摘》2017-3-3摘轉。

 [2] 楊海:〈傳銷遇上反傳銷〉,原載《中國青年報》2015-8-19,《文摘報》2015-8-25摘轉。

 [3] 邵寧:〈「愛心冰箱」的尷尬〉,原載《新民晚報》(上海)2016-12-22,《文摘報》(北京)2016-12-29摘轉。

 [4] 顏斐:〈死刑犯供出海關大貪官〉,原載《北京晨報》2011-12-10。《文摘報》(北京)2011-12-15,第三版「法制縱橫」。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刊登日期: Wednesday, December 27, 2017

 

世界媒体看中国:怪异新闻频发

December 27, 2017

2017年12月28日 01:23

  • 美国之音

中国山西省太原一所大学的学生手举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的画像庆祝毛泽东诞辰120周年。(资料照片) 

华盛顿 —  

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著名作家鲁迅曾经写过一篇论说文,表面上是讽刺中国大众喜好怪异新闻但想象力有限,实际上则是讽刺和抨击当时的中国当局:

“人有怪胎,也有畸形,然而造化的本领是有限的,他无论怎么怪,怎么畸,总有一个限制:孪儿可以连背,连腹,连臀,连胁,或竟骈头,却不会将头生在屁股上;形可以骈拇,枝指,缺肢,多乳,却不会两脚之外添出一只脚来,好像‘买两送一’的买卖。天实在不及人之能捣鬼。”

鲁迅那篇题为“捣鬼心传”的论说文1934年发表在当时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中文报纸《申报》上。

《申报》在中共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权之后很快被停刊。中共政权开国领袖毛泽东则在1950年代说,鲁迅在中共统治的中国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永久闭嘴不再评论政治;一个是在监狱里继续写,写给自己看。

怪异有过之无不及

从鲁迅发表这篇文章的1934年到2017年,一晃84年过去,中国与时俱进的同时,也生出鲁迅也难以想到的怪异新闻。只是在中共最高当局强调“媒体姓党”(即媒体必须无条件充当中共驯服工具)的当今中国,不再有敢于而且能够发表鲁迅那样的政治讽刺的媒体。

于是,中国人如今想要了解在中国发生的、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的怪异新闻,就只能是借助于海外媒体。

12月27日,西方国家主要通讯社之一法新社发表一则听之怪异的新闻,标题是:

“一个毛粉在毛的国家遭拘捕”

在西方读者看来,这篇报道不亚于任何优秀的超现实主义文学作品:

“几百名中国学者、学生、记者签署请愿书,要求释放被警方拘留的一个左翼知识分子。这一案件显示出北京对公民社会的打压不分政治左、中、右。

“请愿书说,张云帆不久前毕业于中国著名的北京大学。上个月,他在中国南方的广州市被拘留,罪名是‘组织聚会扰乱社会秩序。’

“在张云帆被拘留的消息传出之际,中国当局正在对所有形式的所谓‘颠覆’展开镇压。当局监禁了几百名活动人士和律师。那些人被监禁通常是因为他们有‘右翼’的言行,如鼓吹人权与民主。

“但中国的左翼知识分子先前相对而言享受更多的言论空间,可以表达跟中共政府的正统不一致的观点。中共当局出于担心在这个共产党国家会造成反弹,通常对他们小心谨慎,避免试图封他们的嘴。

“请愿书说,在被抓捕时,张云帆正在当地一个大学主持一个读书会,讨论当局对左翼言论的反应;警察进入会场,带走了一些读书会参加者。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二(12月26日)下午5点,请愿书已经征集到350人签名。这份请愿书的一些没有透露姓名的组织者表示,已经将请愿书送交抓人的广州番禺公安局。

“番禺公安局对法新社表示不能讨论这一案件。”

怪异与超现实主义

说到这里,需要对超现实主义有一点解释。

起源于法国、源于法语的超现实主义(Surréalisme)有很多解释,其中大部分解释或许会让许多读者感到困惑。但超现实主义文艺作品所展示的主要特征(即司空见惯却似是而非、看似十分寻常实则怪异至极、令人不禁精神恍惚)则是许多人所熟悉的。

以上述法新社的报道为例。在毛泽东和习近平的父辈开创的中共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政权有权任性,可以以任何理由或没有理由抓捕当局想抓捕的任何人。例如,被中共抓捕判刑关押致死/至死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2008年被抓捕时,警方出具的拘留证的逮捕理由一栏是空白。

因此,在很多观察家看来,中共当局在当今中国随便抓人实在是司空见惯,不值得一提。

但这一次抓捕的张云帆是一位毛粉,也就是崇拜毛泽东的人。这种现象在很多观察家和中国公众看来可谓司空见惯又怪异至极,因为中共当今领袖习近平也是超级毛粉,尽管毛泽东把他的亲生父亲习仲勋以超荒诞的“利用小说反党”的罪名几近整死。

在“一个毛粉在毛的国家遭拘捕”这样的颇有超现实主义味道的新闻报道出现时,中国大陆围绕张云帆的怪异事情继续发生。

签署请愿书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张云帆的不但有张云帆的毛粉同党,而且也有毛粉的敌手即对毛泽东持强烈的批评态度的人。他们认为毛泽东是祸害中国罪大恶极的人。

奇异的是,毛粉在此之前一直得到公开宣称信仰毛泽东、崇拜毛泽东的习近平政权的善待。而毛粉在此之前也一直毫不犹豫也毫不羞涩地呼吁中共政权严厉打击惩治批评毛泽东祸害中国的知识分子或任何人。

在毛粉认为中共当局惩治批评毛泽东的人不力的时候,毛粉甚至自己动手,用送菜刀甚至是直接拳打脚踢的方式震慑或惩治批评毛泽东的人,即使批评毛泽东的人是七老八十也不能免于正当壮年的超级毛粉的当众拳打脚踢,而中共当局则对毛粉的这种暴行不管不问。

张云帆消失又存在

自那时以来,情况貌似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年毕业生张云帆上个月中旬在广东工业大学教室参与读书会时被广东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抓走刑事拘留,12月中旬刑拘期满后再从警方看守所转移到秘密地点继续羁押。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现在还不清楚这种变化究竟是习近平当局抽风发疯,还是习近平当局采取了所谓“对表意识”(即在言行上与中共最高当局保持高度一致)的更高标准,不再容忍任何异议,即使是毛粉的异议也不能容忍。

在张云帆成为海外的中文互联网以及国际媒体的议论和报道话题之际,中共控制下的媒体显然是得到中共的指令,对张云帆被抓捕的消息保持一致沉默。

在中国相对自由的社交媒体如微博上,用户搜索“张云帆”会得到另一种富有超现实主义味道的搜索结果。12月27日北京时间晚上11点,微博上搜索不到北京大学哲学系2016年毕业生张云帆的影子,能搜索到的都是同名同姓其他人,如,

——张云帆:撩妹绝技用freestyle (注:freestyle,英语,自由式之意)

——【一年2000本!金陵图书馆借书冠军是个四岁娃】这位小小的“借阅冠军”名叫张云帆,一年借阅2000本书。

——福建工程学院 #闽工院要闻# 我校建筑学1201肖凯、张云帆同学的毕业设计作品《织补:苏州古城语境下的地域性城市更新》(指导教师:余志红、周家鹏)在第三届全国人居环境设计学年奖(城市设计类)上获得入围奖(总排位第十八)...

保护贪官还要誓死反贪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在当今中国乃至当今世界,最怪异和最滑稽的新闻莫过于把打击贪污腐败喊得震天响的中共习近平当局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保护贪官。

例如,在当今中国,公开呼吁中国当局立法规定官员公示财产以杜绝贪污的人会被抓捕判刑;国际记者组织揭露世界各国权贵设立境外公司隐藏财产的新闻报道因为牵涉习近平的姐夫,“姐夫”一词在中国很长一段时间似乎被列入网络禁忌词,网民们只能以发音相近的Jeff(英语人名)发文或搜索。

在这种大背景之下,12月27日星期三,西方国家另一家主要通讯社路透社从北京再发出一条更为诡异和怪异的新闻: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三报道说,在今年3月预计(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遵照中共指令)通过新的反腐败法律之前,掌权的中国共产党将在下个月召开会议,讨论修改宪法以及正在进行中的反腐败运动事宜。

“新华社发表的一则简短报道说,中共最高权力机构之一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了会议,决定下个月召开两个重要会议。一个是讨论修改宪法,另一个是专门讨论打击贪污腐败的问题。

“新华社没有透露宪法修正案可能涉及的细节,…”

鲁迅的现实意义

路透社报道的是今天的中国政治新闻。在中国国内外许多观察家以及许多中国历史和文学研究者看来,鲁迅在84年前写的有关怪异新闻的文章可以跟今天的路透社有关中国怪异政治的新闻报道天衣无缝地衔接起来。

在那篇题为《捣鬼心传》的论说文中,鲁迅写道:

“治国平天下之法,在告诉大家以有法,而不可明白切实的说出何法来。因为一说出,即有言,一有言,便可与行相对照,所以不如示之以不测。不测的威棱使人萎伤,不测的妙法使人希望——饥荒时生病,打仗时做诗,虽若与治国平天下不相干,但在莫明其妙中,却能令人疑为跟着自有治国平天下的妙法在——然而其‘弊’也,却还是照例的也能在模胡中疑心到所谓妙法,其实不过是毫无方法而已。

“捣鬼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所以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海涛:又到圣诞评毛时

December 27, 2017

媒体观察:又到圣诞评毛时

VOA 2017年12月27日 22:56

聚集在湖南韶山的人群庆祝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诞辰123周年。(2016年12月25日) 

圣诞节和毛泽东诞辰日,是两个日子。但是,到了中国,由于这两个日子相隔很近,许多信毛的人,往往希望只过一个节日:不过圣诞节过毛诞。不过,海外不少中国知识分子认为,毛泽东是希特勒斯大林这样的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今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124个诞辰祭日。在中国,不少毛信众涌到毛出生地湖南韶山,载歌载舞跪拜祭典这位让他们“站起来”的中共领袖。好多毛粉在各地上街游行敲锣打鼓,高呼毛万岁的口号,赞颂这位1976年去世的最高领导人。也有不少知识分子写文章,纪念毛泽东。

谁选择了毛泽东

一篇网文在微信群中被信奉毛的网友广泛流传,标题是: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周年:历史和人民选择了毛泽东。文章的来源是北京东博文化研究院,作者不详。

这篇文章在历数了毛泽东的功绩后谈到了中共开始执政时说:“不错,建国之后,中国有过大饥荒。但建国之前,中国年年都是大饥荒。对这次惨剧,毛泽东无法推诿领导责任。但惨剧这直接责任人却不是他。”

文章没有提到直接责任人是谁。可能作者在暗指毛的副手刘少奇?文章也没有给出数据,证明“建国前,中国年年都是大饥荒”。文章也没有提到,中共执政后发生的饿死人最多的饥荒,就是在大跃进之后。

这篇文章继续说:“甚至在1958年,他就曾着手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的左倾错误。 ”

文章也没有提到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些“左倾错误”到底是谁搞起来的。几乎所有海外的评论毛的书籍和文章,都认为毛是大跃进和大饥荒的直接和唯一责任人。

这篇文章继续说:“不错,文化大革命中,确实有很多好人受到冲击,但毛泽东的威望却并未因此而受损。因为建国之后,人民群众是真正的既得利益者。因为文革中受冲击最大的是党内的官僚,并不是普通劳动者。为了给新中国建立完善的工业,毛泽东曾在政策上倒向苏联。但当他发现苏联居心叵测后,就立刻与苏联断绝关系。”

作者没有提到,文革中很多人受到冲击和毛泽东威望受损,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何逻辑关系。文章也没有提到,在时间顺序上是先有中苏决裂才有文革。

中共决议评毛三七开

有关中共执政后十年的这段历史,中共中央曾在1981年做出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并在这个决议中说:这十年中的一切成就,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集体领导下取得的。这个期间工作中的错误,责任同样也在党中央的领导集体。毛泽东同志负有主要责任,但也不能把所有错误归咎于毛泽东同志个人。

决议说:“这个期间,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的个人专断作风逐步损害党的民主集中制,个人崇拜现象逐步发展。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林彪、江青、康生这些野心家又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这就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

在谈到文革时,该决议说:“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证明毛泽东同志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论点既不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符合中国实际。这些论点对当时我国阶级形势以及党和国家政治状况的估计,是完全错误的。

中共这个决议在基本肯定毛泽东时也对其提出了严厉批评,不过,海外一些知识分子认为,这个决议还没触及到问题的实质和根本。

陈奎德:中国评毛煮了“夹生饭”

旅居美国的陈奎德博士是网络杂志纵览中国主编。他曾在一篇十年前发表的文章《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中提到:毋庸讳言,在当代中国,仍然存在相当数量为毛招魂的人。不像斯大林与希特勒,虽然此二人也不乏追随者,但已是残渣余孽,几杆破枪,不足挂齿了。

他说:“原因何在?因为中共历史的脓疮已经被权力包裹了起来,因此中国当代史中最重要最根本的‘政治清洁大手术’被‘煮了夹生饭’。 ”

陈奎德说,虽然1978年后曾有过邓小平主导的内部‘批毛’,但吞吞吐吐,欲言还休,犹抱琵琶半遮面。在缺乏新闻自由的中国,毛的大部分罪行都被强行隐没到了黑幕后面。对毛时代,缺乏彻底公开的全民大揭露和历史性的大辩论。

“少了这关键的一环,对毛就不可能有客观的历史定位,对冤死于受难于毛时代的千千万万同胞就无法交代,也对中国现代史欠下了不可拖欠的心债,而中国的进入世界主流就将遇到难以逾越的屏障。”

陈奎德的文章提到了主要在海外发表和出版的有关毛泽东的文章和书籍,包括李志绥的《毛泽东医生回忆录》,单少杰的《毛泽东执政春秋》,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高文谦的《晚年周恩来》、王若水的《新发现的毛泽东》,张戎夫妇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还有潘佐夫、梁思文的《毛泽东:真实的故事》。

四十年前在北大读书时就写过《论言论自由》的学者胡平,也在纵览中国等网站上再度推出其文章《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胡平:毛是暴君无疑

胡平说:对某些人,不等盖棺就可以论定。比如一个系列杀手,只要他杀人的事实得到确认,我们就可以判定他是个杀人犯,是个坏蛋,我们就有权对他绳之以法,乃至判处死刑,哪怕他还很年轻,远远没到自然死亡的时候。这就告诉我们,一个人,只要他犯下一起(或几起)十分严重的最新,我们就有权对他定性下结论。

胡平说:“毛泽东正是这种人。早在毛泽东发动大跃进造成至少三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的滔天大罪时,他就已经使自己跻身于人类历史上最大暴君之列。毛泽东早就恶贯满盈了,没有文革这场浩劫他就已经是历史上的最大暴君之一了。加上文革这桩大罪,只是使他在人类离殇最大暴君的排行榜再往前移动几位,而他作为暴君的定性是早就确定不移的了。"

至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到底饿死多少人,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的林治波还北京学者吴法天,都批驳了饿死三千万的说法。林治波说:这个数字是有人抹黑毛泽东而造出来的。

不过,据腾讯今日话题1959年—1961年到底饿死多少人一文说:2011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1978),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首次确认了1960年人口减少1000万。还有上海学者曹树基推算出1959-1961年中国的非正常死亡人口多达3250万。西安交大蒋振华教授推算出的数据约为1700万。上海大学教授金辉以国家统计局的人口统计数字为依据,认为“中国大陆人口的非正常死亡的绝对数字, 低限值也在4000万之巨。”

这篇文章说:金辉还认为总计损失人口数为6000万-7000万, 非正常死亡人口中,男女比5:2。1994年红旗出版社出版、吕廷煜所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则认为这三年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四千万人左右。葛剑雄认为,“三年的大饥荒造成的人口过量死亡至少要超过1530万”。另外还有国外的学者测算出从890万到3300万不等。(李成瑞、尚长风《三年困难时期非正常死亡人口数研究述评》)

旅居美国的学者胡平说:这里还暂且不谈毛在更早些时候犯下的几桩大罪,如镇反---毛泽东自己都说他发动的镇反运动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还要厉害一百倍;还有血腥的土改运动和“三面架机枪,只准走一方”的强迫性的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消灭了整整一代经济精英,还有反右,如此等等。

胡平说:毛泽东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除非你对这些严重的犯罪事实从根本上提出有依据的质疑,否则你就没有理由质疑我们的结论。如果你对这些事实都大体承认,但依然不接受毛泽东是暴君的结论,我们就要问你,你的暴君标准是什么?照你说,一个统治者还要坏到什么地步才算得上暴君?”

毛泽东神话卷土重来 毛诞日数万粉丝逼爆韶山

December 27, 2017

自由亚洲电台新闻‏认证账号 @RFA_Chinese 12月26日

【狂热纪念毛泽东】 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4周年。在毛泽东出生地湖南韶山,数万民众聚集纪念。 不少民众在毛泽东塑像前下跪,还有人以头抢地,高呼“毛爷爷”。与此同时,全国各地,从白昼到夜晚,包括学者、学生、知青和商人在内,以各种方式展开纪念活动。“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再次响彻天空。

下午2:03 - 2017年12月26日

2017年12月25日夜晚,数以万计各地民众夜涌入湖南韶山毛泽东广场,等候26日零时纪念毛泽东诞辰124周年。(毛泽东诞辰微博)

现场民众挥舞红旗及拉起歌颂毛泽东的横额以示庆祝。(照片来自毛泽东诞辰微博,拍摄日期2017年12月26日)

湖南韶山毛泽东广场的铜像前围满大批花圈,由早至晚都挤满前来纪念的民众。(照片来自毛泽东诞辰微博,拍摄日期2017年12月26日)

 

周二(26日)为已故中共领袖毛泽东诞辰124周年,数万毛粉涌至其故乡湖南省韶山市悼念,大批武警现场戒备,江苏、河北等地有毛粉申请游行被拒。当地异见人士指,官方刻意渲染毛泽东神话,令民众盲目膜拜。(海蓝 报道)

来自各地数万民众挤满韶山市的毛泽东广场。天下韶山网报道指,周一(25日)晚上,很多人排队等候进入毛泽东广场,深夜寒风刺骨,踏入26日零时,愈来愈多人涌向韶山。韶山核心景区管理局、公安及武警及志愿者维持秩序。

江苏学者陆弃表示,徐州有民间自发组织游行纪念毛主席,公安局仍然不批准,但近几年,毛泽东热比较厉害,都是民间自发活动,这些群体主要是下岗工人、普通老百姓及经历过毛时代的人,年青人一般在网上纪念,而内地媒体亦有宣传。

陆弃说︰申请集会的话,一般就是当地(有毛像),比如说徐州这次被拒絶的这个,它就是当地有毛主席像在徐州怀海烈士陵园,但这次集会没有被批准。我觉得官方跟以前的态度是差不多,但是这两年媒体在这方面宣传比较有力度。

从八十年代中后期开始,便有毛粉纪念活动。陆弃又指,现在湖南韶山当地人,利用毛主席生日作为吃头,打造红色旅游概念。当地不仅有毛主席故居,还有刘少奇故居、彭德怀故居都在附近,其旅游项目甚多。韶山本来是小镇,现在变成县级,并且通了高铁方便游客。

湖南株州则有毛粉成功游行。当地公民欧彪峰指出,他驾车路过大街,看见逾百人举著红旗、拿著毛像游行,没见到警察在场阻挠,如果异见人士申请游行则不可能,几个人聚会也可以寻衅滋事入罪,他认为当局选择性执法。由于毛泽东是湖南人,当地政府可能有感情因素在内,所以不阻止游行。

欧彪峰说︰我认为对毛泽东沉默,是一种愚昧的盲目(行为)。因为这个毛的各种神话,都是官方刻意渲染出来,它(当局)回避了毛曾经犯过一些很大的极端错误。

湖南另一公民欧阳经华则指,邵阳巿好像没有老百姓纪念毛泽东,他本人也不去韶山,但有民众前往纪念,可能他们觉得现在的生活不如以前的毛时代,而且韶山因为毛泽东的出生地得到很多利益,变成红色旅游地点。他作为湖南人,对毛泽东所做的事感到愧疚,所以不去韶山纪念他。

欧阳经华说︰但是我们觉得毛泽东这个罪人,确实为中国人民带来灾难,我们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觉得湖南出了这么一个人,对不起全国人。

从网上视频及照片所见,踏入周二凌晨,不少人挥舞红旗或手持红色横额,或鲜花进入毛泽东广场,部份人在铜像前跪地叩头,并有人激动痛哭。

毛泽东于1893年12月26日于湖南韶山出生,当地设有毛泽东故居及纪念园,每年毛诞均有大批民众前往纪念。

据了解,韶山官方安排一系列活动缅怀毛泽东,包括「跑进新时代」纪念毛泽东诞辰健身长跑赛、万人同吃褔寿面、向毛泽东同志铜像敬献花蓝万人同唱东方红等。韶山警方早于上周四(21日)发出公告指,为确保安全,会在韶山城区、旅游区实施交通管制,并在入口设置检查站,严禁民众携带烟花爆竹及香烛等易燃物品。

View older posts »

Search

Comments

There are currently no blog comments.